淮北信息港

当前位置:

突袭军旅小说之四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淮北信息港

导读

咔嚓——  树枝折断的声音并没有引起“子弹”的任何警觉,因为凭借敏锐的直觉,他知道那是“定向雷”。他肯定又是在挖空心思的设置着陷阱。“子弹”

咔嚓——  树枝折断的声音并没有引起“子弹”的任何警觉,因为凭借敏锐的直觉,他知道那是“定向雷”。他肯定又是在挖空心思的设置着陷阱。“子弹”非常明白“定向雷”那种成功的荣誉感,因为他和自己一样,是“哨兵”带出来的。他们这些被“哨兵”带出来的兵没一个是白给的,不管是活着的,还是死去了的。  想到了“哨兵”,“子弹”收回了心神,又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了自己那本日记上。  他们这支由各个单位精干人员组成的十二人小分队已经渗入敌境三天了,三天来就在这亚热带丛林里打转转。“子弹”非常讨厌团部参谋看着地图所制定的计划,因为只有经过实地考察才能明白,在图上的几公里路程在丛林里又是如何的艰难。如果不是所有小分队的组成人员极为精干,他都不敢想象会有多少非战斗减员。当然,做为这支小分队的第二指挥官,他也深刻明白这支小分队在今后我国军队建设的重要意义。所以,除了做为指挥官的哥哥“梭子”所遂行的主要职责之外,自己则要完成作战日记,以备上级参考。作为一名老兵和深得上级信任的参谋,他从不违反战场纪律,也不会去探询指挥官的任务。  整理好思路的“子弹”开始提笔在那本日记上记录起来……    〖一〗    时间:6月25日。  气象:气温37.3℃,气温33.5℃;风向东南,风力2级;湿度较高,无雨。  作战地域:亚热带丛林。  作战效能:我们缺少丛林战的专业训练,作战效能大为降低;同时,我们日常良好的作战技能在这里也受到了极大限制,值得骄傲的就是我们充沛的体力和良好的体能(注:可以预判,体能训练是任何作战环境下不可缺失的项目)。此外,长期训练和战争环境的影射起到了相对的辅助作用。“定向雷”(孙雷)、“望远镜”(吴佩平)和我,以及其他一些战友对危险都有着一定的预感,这让我们避开了很多致命的威胁。相反,来自指挥部的一些战友则相对迟钝,包括指挥官“梭子”(赵振)在内的几名战友受了轻伤(赵振和一个战友踩中了竹签,万幸不是地雷,另外两人被敌人设置的机关刮伤,其中的一个人还险些落入陷阱)。  建议:1、在保持原有训练项目的基础上,要在训练中加入适当的模拟场地训练,是在真实作战环境中作训。2、在缺少战争环境的情况下,能有不同部队间的非预设对抗训练。  ※哨兵语录:良好的训练,特别是实战训练,是提高战士技战术能力的途径;而带有艺术色彩的战士形象只能起到让血液流速加快的作用。  记事:今天是我们渗入敌境的第三天。  炎热潮湿的气候同样是对战友们的巨大伤害。隐藏在这些环境和气候里的生物有时比弹药还要危险,如果不是配备了足够的药物和有相对的经验,相信今天我们会有三个人非战斗减员。  一条毒蛇几乎要了刘参谋的命。如果不是在危机的时候,我没由头了感觉到了压抑的危险,在用眼角的余光扫到了那条蛇,并下意识的把手里的匕首掷了过去,相信这时候刘参谋已经没命了。我那把匕首并没有给银环蛇(那名来自七连二排三班的广东战友说的)造成什么伤害,只是吸引了它的注意力。在那条蛇溜号的瞬间,给“骨(谷)头儿”(六连的谷班长)扯着尾巴摔了出去。可气的是那个刘参谋,差点给那条蛇搂一梭子。幸好他也是从基层上来的,也有两下子,关头忍住了,当然汗也下来了。同样我们的汗也下来了。不是因为蛇,而是因为那刘参谋那下意识动作。如果枪响了,估计我们不用完成什么任务了,就想法躲过敌军的包围和追剿吧!  “骨头儿”看来挺有能力的,不过今天也大意一把,没看到悬崖边上的那个石头早给人弄松了(估计是敌军设置坑人的一个小陷阱),差点儿滑下悬崖,幸好“定向雷”离得近,一把扯住了他的军衣。妙的是这个“骨头儿”,在危险的时候居然能用脚勾住那块石头。突然变沉的感觉让“定向雷”直裂嘴。大家七手八脚的帮着“定向雷”把他拉了上来,并把那块石头又原封不动的放好。当然,这块石头不会对我们再有什么威胁了,如果连经过的战场环境都记不住,那也不用参加什么突袭小分队了。  今天“梭子”没再受伤,及时发现了那些倒立在灌木丛里尖尖的竹签。凭他的能力和智慧,同样的错误不会犯两次。唉!他离开连队太久了,久得连基本的技战术能力也蜕化了。他是我们家里和“哨兵”关系密切而又不是“哨兵”带出来的兵,因为他和“哨兵”同期同村参军的。在近十年里,“哨兵”一直是一个“普通、”的兵,也成了我们所有普通一兵灵魂的一部分;我的大哥则凭借自己的能力就任副营长。当然,这次内定的三营教导员职务将在这次任务完成后得到执行。对于这种内定我挺反感的,虽然我也是内定的团侦察连连长,但这并不是我所需要的,我需要的是凭借实力来得到我所需要的东西。如果在透明的情况下,我也相信,在“哨兵”不复活的情况下,没人能比我更适合这侦察连长。(幸好记事这两页不需要给上级看,不然还真不好办,我也明白,为什么“梭子”会说“有时说实话真的很难……”)  总之,今天有许多值得总结的地方。我们没有携带重火力,只有“望远镜”一支狙击枪,凭借两挺轻机枪和一个狙击手真的能起到火力支援的作用,这很值得怀疑。当然,如果“望远镜”能够做得和“哨兵”或者“准星”一样好的话,那是没有问题的。如果能有另一支辅助的狙击枪,或许可以解决问题。如果带一门“六零”炮是的解决办法,只是携带弹药基数不足远远不如狙击手便利。战友们携带的食物远远不足,团参谋组制定的“图”上计划漏洞太多,没有给我们更自主的灵活性。还有,对恶劣环境的准备不足;战友们缺少必要的战前演练,除了特殊同基础单位的战友之外,协调与配合都不够娴熟。或许派出同一基础单位的战友执行同样的任务,也会有同样的效果。总之,这真是艰难的一天……    〖二〗    刚刚躲过敌军的搜索,“子弹”和战友们悄悄的躲在一个山洞里。这里的战场环境虽然归类于亚热带丛林,可又不缺连绵的山脉,如果一定细化的话,“子弹”更愿意给这类战场环境重新命名为“亚热带山地丛林”。“子弹”和“梭子”一面把剩余人员分成了三个组,由二人和谷班长各带一个组;一面让“望远镜”和“猴子”警戒,并让“定向雷”布置陷阱。今天他们失去了两个人,刘参谋和来自四连七班的“阿火”牺牲了。强抑自内心的悲哀,“子弹”拿出日记,又开始对新的一天进行记录……  时间:6月27日。  气象:气温37.1℃,气温34.2℃;风向东南,风力2级;湿度很高,无雨。  作战地域:亚热带丛林(亚热带山地丛林)。  作战效能:我们今天次遭遇战斗,确切说是给敌人追着打。和更熟悉战场环境的对手相比,我们的作战效率要低得多。得益于我们这两天的环境适应和精干的人员都有很高的技战术能力,我们没有吃大亏,甚至在伤亡比率上,更好于对手。但就战术目标来说,我们已经失败了。别忘了,我们是精挑细选的“高”手,在和敌人对抗中仍然没有占到更多的便宜。如果我们这些人接受过专门的训练,我相信不会有战斗减员。  建议:今天已经没什么好的建议了,全是在逃跑。如果一定要建议的话,总想到外籍书刊里的空中打击与空中支援。有了空中打击与空中支援,我们不会这么狼狈,更不会失去两位战友。(这是不可能的,我们没有那个条件)  ※哨兵语录:敌强我弱一直是我们的现实。在战争中没有公平可言,所以,我们军人的职能就是利用现有装备与高科技敌人较量,我们可发挥的,就是人的效能……  记事:今天是渗入敌境的第五天。  原本我一直抱怨一天比一天艰难,现在终于明白,原本的艰难根本就不算艰难。  虽然我们一直小心翼翼的躲避,可还是没能避开敌人设置的陷阱。四连七班的“阿火”不幸踏响了一颗隐匿很深的地雷,眼看着他的右脚炸没了。我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那不仅是一个简单的战斗减员,而是连锁的反应,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们将象耗子一样的被敌人撵来撵去。刘参谋和“定向雷”轮流背着“阿火”向我们认为安全的方向逃逸。  刘参谋和“定向雷”都很内疚:原本刘参谋处于“阿火”的前端,因为一个战术动作的迟缓,反而落在了“阿火”的身后,结果“阿火”替刘参谋踏响了那个防步兵诡雷;做为队伍中的爆破兵,“定向雷”具有排除地雷的义务,“阿火”的损失应当是他的责任。可我明白,这不能算是两个人的责任,有责任也是我们这些带兵的和那些在后方制定作战计划的。  差不多有两个排的敌兵对我们围追堵截。我击毙了一个敌人,“定向雷”炸伤了两个,“望远镜”将两个敌人的重火力手爆了头,“骨头儿”击毙了一个,“梭子”也击毙了一个。这些就是我们所知道的全部战果。  在敌人的疯狂阻截下,我们根本没有机会冲出去。这个时候需要我们做出选择。很显然,“梭子”做得不够好,他犹豫了;虽然这种决断是相当痛苦的。如果是普通的作战,不抛弃和不放弃是对的,可现在我们还有重要任务执行。好像在决断性上,“定向雷”做得都要比“梭子”强,可只有我明白,事实上不是这样简单。在所有人里面,要保留的人,位的就是“定向雷”。他是完成任务关键的人,然后才是“梭子”和我。“定向雷”要留下阻击敌人当然不会得到同意。终的决定权落到了我的手里。可做这样的决定真的太难了,如果我的脑子里不是一直想着“哨兵”,我也做不出这样近乎冷酷的决定……  在后撤的过程中,刘参谋也中弹了。这让我不得不下达了痛苦的决定:刘参谋和“阿火”留下来,并用生命的代价换取我们所有人的安全。  看到我的决定,“骨头儿”、“定向雷”、“望远镜”和“蛇头儿”的眼神都喷着火,好像一下子要吃掉我。显然四个人都不是冲动的家伙。在咬着牙克制下,给刘参谋和“阿火”留下了大量的弹药和两颗“光荣”弹之后,我们抛弃了战友。我差不多是咬着牙跑,不敢回头看那两个被我抛弃的战友。枪声一直持续着,敌人的火力也转向了,全都向两个战友的方向运动。我们则在空隙间穿插出来,继续向敌人的后方渗透……  当十几分钟后的两声爆炸声刺穿我们所有人的耳朵的时候,我们明白,一切都结束了,我们这些人的内心痛苦也真正开始了。  刘瑞选,代号“流萤”,守备四师一团团部作战参谋。在一次深入敌境的对敌作战中,被流弹击中。为了掩护战友安全撤退,毅然留下阻击敌人,在弹尽后,拉响了身上的光荣弹,壮烈牺牲。  霍春城,代号“阿火”,守备四师一团二营四连三排七班战士,喷火兵。在一次深入敌境的对敌作战中,不幸触雷负伤。为了掩护战友安全撤退,毅然留下阻击敌人,在弹尽后,拉响了身上的光荣弹,壮烈牺牲。  我想,这已经不是艰难的一天了,而是灾难的一天。可我明白,我们的灾难还远没有结束,我们还可能面对更多的战友离去。我们每一个人也都明白,牺牲已经无可避免。在我们这些战友中,没有人胆怯和退缩。可以说,他们都是的战士,也无愧于祖国卫士的称号……    〖三〗    枪声、火光、爆炸、硝烟……  “子弹”强力压抑着内心的急躁和巨大悲痛,指挥着战士们向敌人运动的空隙爬去。他知道自己肩上担子有多重,也明白自己的决定会给部队带来什么。不能让“骨头儿”他们的牺牲白白浪费。他有点怕想到“骨头儿”那轻松的微笑,因为“子弹”清楚的知道“骨头儿”他们这个阻击小组摆脱敌人的办法就是死掉一个人。  终于,那段被死亡与烈火覆盖的开阔地带给他们甩在了身后。  显然,“骨头儿”小组做得比谁都要好,不仅坚持到了“子弹”他们穿越了死亡地带,而且还为他们赢得了更多的时间,在这段宝贵的时间里,将会让“子弹”获得更多接近目标的机会。  “子弹”带着五名战士远远的跳出了敌人的包围,从身后远远传来的枪声中,“子弹”感觉到“骨头儿”他们还有很大力量。奔跑、穿插,穿插、奔跑,急速的行军持续了一夜。直到黎明时,“子弹”他们才在一个寂静的树林里隐藏起来。  这里离村庄很远,不会有人来。他们将在从土山包脚下掏出来藏身洞里隐匿整整一个白天。在布置好警戒之后,子弹又开始准备继续自己的战场日记。他没让“定向雷”布置陷阱,因为他明白,陷阱起作用的同时,他们也会给敌人发现。因为前天给敌人发现就是一个的例子……  时间:6月29日。  气象:气温35.7℃,气温33.8℃;风向东南,风力3级;湿度很高,中雨。  作战地域:亚热带丛林(亚热带山地丛林)。  作战效能:事实上又一次证明,在不熟悉的地哉作战是要付出代价的。表面上看,昨天是难得的一天,在给敌人发现后能够顺利摆脱敌人。实质上,我们全都低估了敌人的能力。在战略上我们已经落了下手,敌早已洞悉我们目标,直接在我们运动的前方设置陷阱,从而给我们造成了今天的损失。所有这些又一次证明,战略上的优势完全可以弥补战术上的缺失。正是因为敌人有效的利用了这一战略手段,才给我们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应当说我们在战术上没有任何失误,只是对敌人的估计不足。原本我和“骨头儿”是有预感的,可惜“梭子”并没有勇气改变上级的计划。由此可见,上级给下级指挥官的自主性是无比重要的。   共 1463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到底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