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北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天使的泪

2019/07/13 来源:淮北信息港

导读

像是从来没有邂逅过,也没有双眸闪过的光亮,更没有什么可追忆的感动。轻轻的,静静去,在夕阳还没有完全消失的时候,习惯性的回头倾听渐渐远去的脚步

像是从来没有邂逅过,也没有双眸闪过的光亮,更没有什么可追忆的感动。轻轻的,静静去,在夕阳还没有完全消失的时候,习惯性的回头倾听渐渐远去的脚步,和自己阵阵的心跳。

这让我想起了从前那首自以为写得很好的诗:

曾经一个声音呼唤我着要我归来我走后您害怕路边的荆棘刺伤我害怕空气中的灰尘使我迷失以至于到既是如此我仍要走去上学或玩在那个危险幽深的山洞里寻找火麒麟,红蝙蝠在洞口点燃篝火等待那一团伙那一道光纵然身后是您充满泪水的期盼的眼是她不愿放开的手我决定了我要走

我似乎很快乐,对这一切用漠然的眼神诉说:这是一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事情,只怪当时你我都有自己的生活和信仰。并非是因为自己的迷恋或是多情,这只是旁人的误解。既然拥有相同的感觉,就应该如此,没有世俗的能与不能。可能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应该叫残酷,可是自以为年少独立的我早已把这残酷冰封在千里之外,可以说是从来没有感觉到它的存在。

生活像是改变了,又像是没有改变。依然是没有生机的浑浊,依然是漫天的黄沙,依然是划破天空的流星,依然是那亘古不变的凡尘。脚底磨破了被补的认为是责任的衣服褪了颜色,年轻的双鬓已然斑白,却还是听不见希望在那里唱歌。

那些日子,直到现在还搞不清楚到底是快乐还是疲惫。在人群中匆匆地穿梭,不像以前那么放肆的歌唱,不知道自己的盟怠地在哪里,自己的方向是什么,经常在月色中朝着远方久久伫立,经常徘徊在十字街头。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快乐中忧郁,在感动中惊醒,像蝙蝠一样在黑暗中活动——没有眼睛,只得寻找能给我方向的雷达;没有自主的动作,只能用仅存的语言蛮横地高喊“拿来”“给我”,做着这个世界的附庸或是傀儡。

也是在这个时候,你对我说:

每个女孩都是无泪天使,当她遇到心爱的男孩时,她便有了眼泪。天使落泪,坠入人间。所以每一个男孩都不能辜负他的女孩,因为她曾经为了他放弃了整个天堂。

萧瑟的秋天,常常带着蓝色的思念,烟雾般飘落,升起。愈来愈浓,愈来愈烈。秋天,它不同于别的季节,它早已被上帝赋予了一个故事,只是结局谁也无法预料——轻轻的,悄悄的,带着孤独的长叹将这一切毁灭。

冬天是秋天注定的一种结局。我在墙边坐下,读者白色墙面上了我的心情文字,心底勾勒出窗外雪天里的天使久久看着远方,忘了梦,忘了云层底下所有人的匆忙,也忘了自己……

“我愿意离去,寻一片大海,选一间房子,一桌,一椅,一床,一被,然后静静地想你”

但我又能去哪里?是应该行走在茫茫人海中,还是效仿陶渊明在南山下采摘秋天的黄菊?从那时起到现在,再到以后都会成为我不解的愁绪。

总以为一切都已结束,有一个近似完美的结局,自己便可以悄然隐退。这才知道自己对这个世界来说,只不过是沙滩上的一粒沙子,终不能改变这古老的传统,自己永远也跳不出这样的局限。

“没有太多的偶然与注定,莫名的来,莫名的走,寻找的只是背影,又荡漾在谁的梦里。”

一直保持着见面与擦肩的漠然,巧合与故意的矛盾,那是一种内心说不出的尴尬,又一次次莫名地陷入。加快脚步,不让别人看出自己眼睛里停留的画面,然后匆匆离开。

冬雪已至,我开始注意寒风中摇曳着的雪,她在雪中悠闲地移动,认真地记忆着这个世界的角角落落。它的一生如此短暂——云彩中诞生,飘落于大地,生命中的长度就是天与地的距离,却能在瞬间让世界感觉到冬天的快乐。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与其他人一样,我开始追从于这样的传统,在父亲的眼皮底下规律的生活,在用网做成的大门里按时出入,做着未完成的事情。努力的在随笔中整齐地写着,一行又一行,记录着自己以及这个世界的悲哀,我也只能把它当作我的战利品。骄傲的尽显我的英雄气概,直白我的懦弱,也只有在它面前,我才以暴露我这具还不健全的躯骸。

我拿着篮球发疯般地冲向篮板,拼命从箱底翻出那件蓝色的外套,除去头上残留的白色,将身上的尘埃,以及邪恶的污垢,进行彻底的清洗,换一件新衣服,在天刚刚蒙蒙亮的造成,深吸一口气,伸展以僵化的筋骨,向着朦胧的天空大喊。

我低着头呢喃: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怎么说也是成功的孤独者,有谁能拥有我这般快乐的寂寞?身处地球另一端的金字塔的石块,一线天的石柱,端庄典雅的蒙娜丽莎,都能听见我的思念。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12月24日,平生次过圣诞节,幼稚的收集了24人的祝福祝愿套子似的生活能够增添些绚丽的色。买了一张你喜欢的明星的海报送给你,我用艺术字为你写下:

“你走后的天空,微风相送,假如有一天我们不在一起了,也会像在一起一样。”

我好像再也找不回自己。在海潮还没退时,漫步在彩云间,看花儿凋零,绿叶变黄,为此而莫名的悲伤,无奈的轻叹……

有时我会想:我为什么让一个微笑的容颜的黯然伤神,为什么让落寞飘飞到一个与忧愁本来无关的天使身上……

多年后,我和你相遇,我拿什么迎接你——难道只有伤心和眼泪?

也是,拿什么迎接你……是世界上遥远的距离……

那就让我独自化作一江春水的哀愁,向东默默地流去,去寻找我归去的大海。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

睾丸疼痛尿不出来咋回事咋办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研究院
昆明市治疗癫痫病的公立医院
标签

上一页:答应你会好好的

下一页:失心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