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北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从蛇口到红磡野生动物的都市化生存

2019/05/22 来源:淮北信息港

导读

从蛇口到红磡:野生动物的都市化生存一些候鸟的适应方式是,白天在喧嚣热闹的深圳一侧觅食,夜里在安静安全的香港米埔湿地歇息。在深圳河南岸的香

从蛇口到红磡:野生动物的都市化生存

一些候鸟的适应方式是,白天在喧嚣热闹的深圳一侧觅食,夜里在安静安全的香港米埔湿地歇息。在深圳河南岸的香港,水质相对洁净的支流中还有极少量的水獭,而在深圳河北侧,这种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已彻底绝迹。

深圳市民中心外景。南兆旭供图

园圃街雀鸟花园。

本期指导:香港大学建筑系副教授 杜鹃

本版主持:南兆旭

2014年元旦,在纽约,当地时间凌晨3点正是深圳的下午,时差倒不过来,难以入眠,干脆起身去第五大道散步。白天川流不息的人群仿佛一瞬间全部被外星人带走了,繁华喧闹的大街空旷,寂寥,荒凉,只有一家接一家名牌店的橱窗依然亮着灯,色彩斑斓的霓虹灯和荧屏闪闪烁烁,把街头照得时明时暗。

寒风中,忽然听到了鸟的叫声,以为是失眠引起的幻觉,停下脚步仔细听,的确是鸟叫,接着,看到了落在人行道上的麻雀和红绿灯上的大鸟。这些鸟儿在店铺门口、垃圾桶前、下水道附近淡定地觅食。忽然明白,这些生活在水泥森林里的鸟儿,生物钟已完全颠倒——白天,这个世界上繁华的街道上人们摩肩接踵,没有它们落脚的地方,它们只能把觅食时间挪到了晚上,在黑暗中借着路灯和霓虹灯活动。生命的适应力有多么强大——我想起了深圳那些在高架桥的缝隙里筑巢的红耳鹎(bēi),那些在深南大道上的汽车尾气和噪音中觅食的喜鹊,那些在华强北高楼中奔忙的小黄家蚁,那些在珠江口油污腥臭的海滩上繁衍的招潮蟹,那些在福田CBD中心区大理石墙面的缝隙里生长的五色梅……

回到深圳,在“深港双城双年展”上看到了香港大学杜鹃副教授带领团队展出的作品《游猎深港:大都市中的自然》,这组作品以深圳和香港的地铁线为轴线,展现了沿途动物生态意想不到的发现,讲述了深港两地都市生态系统中野生动物的适应故事。得到了杜鹃老师的首肯,把这些故事拿出来和大家分享。

在香港和深圳的市区,水泥、柏油和石材几乎铺满了大地,没有恣意生长的青草灌木,没有自由流淌的河湖,天空已被摩天高楼、玻璃幕墙割得支离破碎,飞驰的汽车、浑浊的空气、汹涌的人流……对野生动物来说,这应该是一个不宜生存、充满敌意的禁地。

可恰恰相反,有些野生动物更喜欢和人挤在城市里一起生活。在香港、深圳的钢筋水泥丛林中,野生动物住客排行的是昆虫,超过1000种;排第二的是鸟类,超过100种;哺乳动物凤毛麟角,没有超过10种。它们各有一套都市生存方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两个城市每天上百吨的废弃食物为它们备好了充足的口粮;密集的人类活动阻吓了猎食它们的天敌;高架桥、楼房、下水道为它们提供了多样的居住选择。其实,这些都市野生动物的生存需求也和我们几乎相同:安全祥和的生存环境、洁净的空气、没有污染的河水、旺盛的草丛树木……

能与野生动物水乳交融、共存共生,是一个城市温暖和善的魅力。

延伸阅读

不怕恋人出轨的星女解析,容易出轨的三大生肖女揭秘
乐大克王天普司献民王帅廷被提起公诉
金乡大蒜产销对接签约销售39.1万吨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