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北信息港

当前位置:

凋零的康乃馨

2019/09/14 来源:淮北信息港

导读

半挂夜空的寒月,带着彻骨的寒光,透过玻璃,撒在我的床前。我熄了灯,半卧床头,望着临窗的写字桌上那束早已凋零的康乃馨,在寒光中耷拉着早已枯黄的


半挂夜空的寒月,带着彻骨的寒光,透过玻璃,撒在我的床前。我熄了灯,半卧床头,望着临窗的写字桌上那束早已凋零的康乃馨,在寒光中耷拉着早已枯黄的枝叶,我的心就彻痛无比,泪水滚滚而下………
这束康乃馨是他———我的男友纪震送给我的。康乃馨饱含着他对我的问候、祝福和祈祷,饱含着他对我的深深爱恋,更成了我终生沉痛的思念!
那是2008年5月12日的早晨,我正准备出门上班,肚子突然特痛,以至于痛得满地打滚。我电话把他叫来,他立即把我送到了医院挂了急诊。结果也很快出来:急性阑尾炎。医生告知:必须马上做阑尾切除手术。不到一个小时,我就躺在了手术台上。
我醒了麻醉,就已经手术结束,躺在病房的床上了。我的感觉就是他的一双大手紧紧的握着我的左手,轻唤着我的名字。我忍着疼痛,无力地抽动了一下手,强挤一点笑容,算是对他的回报。稍许,我问他:“手术多长时间?顺利吗?”他说:“很顺利,前后也就一个多小时呢。”“现在几点了?”他看看手机的时间,说:“才12点多呀。你别多问了,好好休息。”我说:“那我休息,你回去吃饭吧。”他说:“我已经安排你的同学小琳和丽丽中午来照顾你。她俩来了,我再回去吃饭并安排一下手头的工作,下午请假专心照顾你。”听了他的话,我心里甜蜜蜜的,痛也轻了许多。但他是教师,他有六十多个学生要他培养教育,而且他还担任了年级教研组长,的确很忙,我担心影响他的工作,说:“不用请假,早晚来看看就行。”嘴上这么说着,心里真的希望他天天在身边。他笑着说:“小乖乖,别多说了,学校两点半上班,我请好假安排好班级工作,下午三点准时到,一直陪你出院。”我闭着眼睛,心里好幸福。过了片刻,他说:“你先休息几分钟,我出去一下就来。”我点了点头。
估计也就女人梳个头的那么一会功夫,他回来了。只见他双手靠在背后,笑眯眯的进了门,我知道他肯定有什么新把戏,这是他的特长。果不其然,他来到我的床前,突然从身后献上一束花,高兴地说:“祝我亲爱的小乖乖早日康复!永远健康!永远幸福!!”我真的为他这点小玩意儿高兴,我真想伸出手来接过,他笑着说:“别动吧,好好躺着。”他把花拿到我的眼前,告诉我:“小乖乖,这束康乃馨,我特意选择了三种颜色:白色是康宁,黄色是温馨,红色是真情!呵呵,真诚的祝福我心爱的乖乖早日康复,享受我们的温情!”我笑了,示意他把康乃馨放在我的枕头边,心里真的好激动,泪水溢出眼眶。他掏出手帕,擦去我左、右眼角的两滴泪水,问:“痛的吗?”我说:“乐的!”他开心的笑了:“我知道你是乐的,呵呵,达到效果了。”
我的两个同学吃了午饭来到病房已经是下午一点了。我催促他回去吃饭,他一边答应着,一边对我的两个同学千叮咛,万嘱咐的说:“华子很怕痛的,请你两位多多安慰安慰。”“让她少说话多休息。”“别让她乱动,伤口愈合是不能多动的。”“拜托两位了!”“劳驾两位了!”我喋怪他:“你一个大男人的,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呀?我这两个姐妹比你强十倍。快去快回。”她俩也笑着说:“我们稀罕你感谢吗?快走。”他笑了,走到门边,又折回我的床前,把被子牵了牵,说:“下午三点见。”,才不舍的走出病房。他刚出门,我的两个同学就对这束三色康乃馨赞叹不已,称是美丽而温馨的组合,并撮愉我说:“好男人呀,好福气哟!”我望着鲜艳的康乃馨,也会心地笑了。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他这一走,再也没能回来,成了我们的永别,成了我终生的悲痛……
正在我们姊妹笑谈并期待三点他的到来时,突然,地动楼摇,我的病床连同陪护我的两个同学,一起从靠东的墙边滑向西边。巨大的轰隆声把我们吓呆了,以为遇上了“911”。强烈而长久的震动和巨大的倒塌声,让我们和整个大楼惊叫起来,孩子的哭声、大人的叫声、楼外的轰声、医疗器具和玻璃瓶的碰撞声响成一片、乱成一团………
我的伤口在强烈的晃动中剧痛起来,血淅淅地流了出来。头也被什么砸了一下。我在疼痛和惊吓中昏了过去………
我醒来时感觉伤口特痛,头特痛。手不自觉的摸了摸头,意识到头上缠了绷带。我努力的睁开眼睛,想寻找他和我的两个同学。但看到的是帐篷,我躺在帐篷里,帐篷里满满的躺着病人,其间穿梭着穿着绿色军装的解放军和穿着白色衣服的护士,没有见到他们。我喃喃地说:“这是怎么了?这是哪儿呀?他们呢?”一个忙碌的护士,见我醒来,停下奔跑的脚步,说:“你终于醒了,三天了呀。”她把手里的东西送到另一间帐篷,就又回到我的旁边,倒来一杯水,边喂我喝,边说:“发生特大地震了。你真是好样的,当大家把你从废墟里抬出来时,你左手就紧紧握着一束花,我们试着拿下来都没成功。你看,还在你的手里握着。”我这才意识到左手还握着东西——他送给我的那束康乃馨。我真的不知道在那可怕的轰隆声和剧烈的震动中以及我巨大的疼痛中,我是如何拿到这束康乃馨的?又是什么力量使我在昏迷的几天中都不肯放手?我没有多想,在护士的帮助下费力的抬起左手,久久地看着这束康乃馨,掉了一些花瓣,也萎谢了许多,但容色仍看不出有失鲜艳。这个时候,我特别的想他,想他来到我的身边,但潜意识里突然冒出一种不祥的感觉,泪水滚滚而下,接着立即在心里骂着自己:“就你坏想。”护士以为我是疼痛的,就安慰我说:“要忍点,伤员太多太多。你要坚持,别哭。我还要去照顾别的伤者。”她擦了我的泪水,就去为另一个伤者挂水了。
我在帐篷里躺了十来天,也尽力打听他和两个同学的消息,但一无所获。我一边接受治疗,一边在心里祈祷他们的安康。更盼望某一时刻,他象那天送我康乃馨一样,突然来到我的身边,给我一个惊喜。然而,我的愿望一直没有出现。
我知道他离去是在十二天后,也就是5月24日的下午,丽丽终于找到我了。她右手折断了,吊着绷带。她告诉我小琳的腿断了,已经转院到成都医院去了。我在庆幸她俩生命安全的同时,急切地探问他的消息,从丽丽的眼神里,我读懂了一些不妙,虽然做好了坏的思想准备,但听到他的不幸,我仍然昏厥了过去………
他是在向校长请好了假,却又负责地到他的班级去做个说明或交代的时候,也就是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这个可恶的时刻,震惊中国、震惊世界的汶川大地震发生了。他的一只脚刚刚跨进教室、另一只脚尚在门外,天崩地裂,山倒楼塌。他没能逃出来,他用自己的身躯支撑着教室的门框为他的学生留下了一个逃生的通道。他弓着身子,屁股抵着门框、头抵着另一边门框,双手、双脚支撑在教室门框内、外的地上,用这种特殊的姿势造就了一个特殊而博大的生门。当人们找到他的遗体时,仍呈现着这种姿势,从他支撑的生命通道逃生的十几个学生哭诉着:“我们就是从老师怀下钻出来的,是老师救了我们呀!!!”我深深的知道,凭他的机灵,他是完全可以在时间收回才迈进教室的那只脚而轻易逃生的,他之所以不收回,他是用自己的生命换他的学生啊!
这时的我,真的没有感动,只有悲痛!我直问苍天:你何以狠心,夺去我心爱的人?!他是深深爱着我的,深深爱着他的学生的呀!
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我和丽丽抱着头,大哭。旁边也哭声一片……
接连的几天,我没吃没喝,时刻手捧着他送给我的那束现已失色的康乃馨发呆,泪水洒在康乃馨枯萎的枝叶上,再掉到病床,湿了床单一块又一块。任凭医生护士的好心劝说,也任凭帐篷内许多境况相同的伤者的同情相怜,我的泪水都无法止住。
这确是无法忍受的悲痛,更是不能压抑的哭泣!请所有的朋友原谅我终日以泪洗面!在我的泪水里,翻滚着我和他的初识。
我和纪震的缘分始于高二。我和他都选择了文科,从不同的班级走到了同班、分到了同桌。他给我的件礼物就是笑容,大方而温暖,我喜欢这样的男孩。我莫名的信任他,学习上的不解喜欢问他,他总是耐心地解说,直至我懂;平时的麻烦也乐意对他说,他也是极力为我解脱;我是个多愁善感的女孩,常常产生无名伤感,我每每对他倾诉,他总是认真地听着,从不随便附和,也不随意安慰,听完后,却会出人意料的说上那么几句话或者耍上一点小手段,让我转忧为喜。我就这样在他的呵护下,与他一道选择了同一所大学,修完学业并双双回到汶川就业。他考取了教师,我考取了公务员。我们在幸福中憧憬着未来!然而,这一切,都因为可怕而可恶的地震粉碎了………
我诅咒苍天,一瞬间夺去了我的一切!!!
何止是我的一切???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这时这刻,在地动山摇的瞬间,86221条鲜活的生命去了, 52290多人伤了;多少和谐和睦的家庭破了,多少难分难舍的骨肉离了…………
天地同悲,山河失色;生民之痛,国家之殇!
我欲哭无泪,十三亿同胞欲哭无泪…………
当我伤病基本好转,抗震救灾办公室给我安置了一间临时住房。我搬出帐篷时,别的什么也没带,将他送我的那束已经凋零的康乃馨双手捧在怀中,带回住房。在丽丽的搀扶下,我从废墟里捡来一个酒瓶,虽然明明知道康乃馨已经凋零、无法养活,但我还是从汶川河里,盛满一瓶水,把这束特殊的花 瓶中,庄重地放在临窗的那张写字桌上………
从入住临时住房至今,每到夜深人静,我总是熄了灯,半卧床头,含着泪水久久的凝望着窗前酒瓶里这束虽已凋零的康乃馨!我感受到了心爱的纪震那双深情的眼光,感觉到了心爱的纪震那深沉的博爱!
我强忍悲痛,默默祝福:
愿我的纪震以及在这次汶川大地震中逝去的亲人同胞安息吧!
愿所有幸存的生命更加坚强!!
愿我们的家国永远和谐安宁!!!


原创小说,作于汶川大地震灾后的2009年1月12日

共 85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有的时候处于某一特定的的情况下,选择生便会丧失为人的伟岸和高大,也许那个紧急时刻,他并没有去衡量和权衡过什么,正因为如此,才更加令人敬佩的怀念,是的,男友是自己的,但更是学生们的老师,关键时刻,牺牲自己,舍己为人,死的光荣,死的伟大,这样的选择,虽死犹生。就如凋零的康乃馨凝结的爱情故事,花谢无常,凄美无限,但馨香永存,爱情永生!【编辑:浅姿】
1 楼 文友: 2009-01-17 01:16:26 那一场灾难破碎了多少美满,我们还要听说多少这样心碎而无奈的爱情故事,但是不释放,不记录,何以忘却疼痛?何以铭记英魂?问好春晓!欢迎下次来稿! 孤僻,以字为友
2 楼 文友: 2009-01-17 17:10: 谢谢编辑的鼓励和点评!是的,我们要永远记住这个悲痛的时刻!!!
 楼 文友: 2009-01-17 17:11:05 向编辑问好!致敬!
4 楼 文友: 2009-01-18 2 :15:00 那天,我们肃立,我们沉默,我们低着头,无语,短短的 分钟漫长的让人窒息。眼泪大颗大颗的掉落,却没有人号啕,只有小声呜咽,轻轻的啜泣。周遭的空气凝结,再凝结。安静的只剩下血液流淌的声音,连呼吸都脆弱。我们害怕惊动那些飞向天堂的亡灵,我们害怕我们的忧伤延缓他们的飞行……安静的落泪,安静的默哀,安静的祈祷。 不因虚度年华而后悔。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
5 楼 文友: 2009-01-18 2 :20:58 那天,我们肃立,我们沉默,我们低着头,无语,短短的 分钟漫长的让人窒息。眼泪大颗大颗的掉落,却没有人号啕,只有小声呜咽,轻轻的啜泣。周遭的空气凝结,再凝结。安静的只剩下血液流淌的声音,连呼吸都脆弱。我们害怕惊动那些飞向天堂的亡灵,我们害怕我们的忧伤延缓他们的飞行……安静的落泪,安静的默哀,安静的祈祷。
的确,这是何其悲伤的痛啊!以至于我们“大痛无悲”呀!问好独自等待!欢迎光临,谢谢指导!宝宝喝奶粉上火怎么办
缺血性脑中风的表现
小孩流鼻血怎么办
小孩老流鼻血怎么回事
标签

友情链接